以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为例浅析当前国产奇幻电影

2019-08-18 08:52:22 围观 : 85
网址:http://www.radiolib.net
网站:皇冠体育

  

以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为例浅析当前国产奇幻电影创作三大特征

  叙事问题,当是目前国产电影提升艺术质量所遭遇的最大问题,过分地倚重画面的视听冲击、依靠IP以及明星所圈下的粉丝观众而忽略根本的叙事问题,就很难改变中国电影的现状。③缺乏扎实可靠的故事剧本一直是当前中国奇幻电影的通病,《四大天王》也不例外。倘若一部影片叙事线索不明、故事冲突不够、人物形象不饱满,便会导致电影所要讲述的内容苍白空洞。其故事主线的推动时快时慢,人物、场景、故事、线索未能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并共同推向高潮,使得影片的叙事缺乏戏剧逻辑。徐克意图将“狄仁杰”系列制作成“狄仁杰宇宙”,但除第一部《通天帝国》剧情走向相对清晰,人物塑造也相对饱满外,其余两部影片中的魔幻场景和武打动作均占据上风,凌驾于叙事之上,特效逐渐取代了故事本身,甚至开始偏离古装推理片的方向,抛弃悬疑带给观众的变成更纯粹的奇幻大片,将视觉元素作为吸引观众的第一手段,更多地压缩叙事,将影片空间让给令人目不暇接的视觉奇观。整部影片看似高潮迭起,实则分崩离析,每个段落的故事线似乎都是断开的,所谓推理探案,结局却以虚幻莫测的秘术来解释所有现象,并没能合理解释剧情,而且过早揭露真凶,令观众失去了寻找凶手的乐趣。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②高原.当代中国奇幻电影的现状与发展[J].民族艺术研究,2017(06). 在某种意义上讲,徐克“狄仁杰”系列可以称得上是东方奇幻大片中的成功之作,是当前中国电影工业体系下国产奇幻电影中最出色的系列之一。原因在于徐克成功地将东方传统文化、中国传奇历史与现代电影特效技术融合在一起。《神都龙王》中的深海怪兽、《四大天王》中的四大金刚和仙魔两界,都植根于中国传统观念、传奇历史、民族想象与文学作品之上,是充满中国气息、中国韵味和中国想象的。立足于本土文化,坚持东方审美,运用特效来还原奇幻文化与传奇人物,可能是应对目前外国魔幻大片冲击、中国奇幻电影西化困境和缓解观众审美疲劳的一剂良方。但是在叙事方面仍然还有些许不足,影片存在着叙事脉络断裂、事件推力不明、故事线索混乱等硬伤。中国电影有着“影戏美学”的传统,今日的中国电影人应该学习并发扬这一传统,而不应将其作为包袱而丢弃。④实际上,好莱坞高概念电影之所以能够风靡全球,占领市场,除了超高制作水准、尖端技术与巨额经费以外,更重要的是其对“叙事”的倚重。不论我们如何否定好莱坞类型电影,其在多变的题材、情节与人物关系中仍保留着对叙事的“热爱”,始终不变地体现着对叙事的“一往情深”,这是我们应当学习的地方。扎实可靠的剧本是一部影片展现魅力的关键,如何在有限时间内集中、迅速、完整地展开、发展、解决故事矛盾,去表现事件发展与人物命运对于电影至关重要,这一方面特效可以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只有精心雕琢的剧本才是成功的保证,一度沉溺于画面镜头的剪辑与打磨,抛弃引人入胜的故事创作,无异于空中楼阁,必然会失掉观众的喜爱与追捧。 在《四大天王》的特效制作方面,很多场景与动作都体现出导演充沛的想象力和制作团队扎实的美术功底。如影片一开场,异人组五人齐齐亮相,飞天遁地,鬼神莫测。美髯道人抬手便呼风唤雨,白发老妪自燃却毫发无伤等等,这些场景表现出了较为成熟的电影特效,有较高的环境拟真度和人物环境契合度,奇观化的动作极大刺激了观众感官。又如在异人进宫表演之时,大殿上的金龙突然幻化成真,口吐烟云真火,随后冲破殿顶腾空而去。在这一场景中,怪兽模型的毛发效果较为逼真,在行动中四肢动作有较高的协调性和灵活性,破碎飞溅砖木瓦砾也有很强的拟真度,演员在绿幕下与周边环境也有很高的契合度,与同类型电影相比有很大的进步。这种幻想生物的视觉化呈现是奇幻电影的典型特征,在视效上虽不及好莱坞的一些特效大片,与世界电影工业的顶级特效水平也还有一些差距,但影片特效所呈现的最终效果是“loong”而非“dragon”,本土化的龙形象充分迎合了中国人的审美趣味,从而避免了不同文化维度间造成的阅读隔阂。同时技术手段应遵循适度原则,不应喧宾夺主,电影拍摄与制作的任何技术,即使是虚拟数字技术,都不可能在电影中直接地独立存在,必须作为影片表现形式与内容有机组成,一味偏重于数字技术只会适得其反。徐克深知这一点,与《阿修罗》《封神传奇》《爵迹》等目前电影市场上的魔幻大片动辄上千的特效镜头数相比,《四大天王》中的特效镜头被大大压缩,更多的是导演根据自身经验,以实拍的形式取代一些特效镜头,恰当运用数字特效大大增强了影片的可视性与艺术性,最终成片既达到瑰丽神奇的效果,又避免了过度特效而导致的虚假。与此相同的是陈凯歌《妖猫传》中的长安城,其在襄阳按照1∶1比例搭建实景,通过实景与CG技术做到了对大唐都城的完美复现。 对《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乃至整个“狄仁杰”系列影片来说,最显而易见的是其对东方世界的建构,其成功就在于坚持了东方文化的传统与美学。首先,影片故事发展的背景设置在人人熟知的大唐,这一确定历史时空下的空间与不确定性人物传奇体验的错位,架空了事件与人物,腾拓了叙事空间。“狄仁杰”系列三部影片相互勾连,《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以下简称《通天帝国》)为观众构建了宏大的历史场景,万国来朝的大唐气象;《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以下简称《神都龙王》)再续前作,一场意图颠覆大唐的阴谋浮出水面;《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以下简称《四大天王》)相较于前作《神都龙王》而言,故事更为复杂,格局也更为宏大,讲述狄仁杰在破获神都龙王案后深陷权力与疑案的漩涡之中。同类型影片《妖猫传》同样将整个故事置于唐朝,同样是对妇孺皆知的历史人物与事件的再读与重建,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根,以白居易《长恨歌》为线索,在对历史进行视觉化呈现的同时,又对历史进行了奇幻化解构。其次,对于东方元素的建构还通过一系列地理景观与人文景观来体现,在视觉空间的架构上追求视效的同时兼顾贴近历史。唐高宗时期唐王朝版图最大,国力极盛,影片通过对气势恢宏的大唐都城、龙蛇混杂的民间市井、穷尽奢华的太极宫殿乃至阴森神秘的地下鬼市等标志性东方文化的构建,完整再现了“颇有贞观遗风”的永徽之治,描绘出一幅人鬼同行、妖气冲天的大唐画卷。再者,东方元素的体现不只在对东方世界的建构中,在影片叙事空间的细节处理与人物塑造上同样深得东方之味。如《通天帝国》中的“通天浮屠”,通体榫卯结构,可以俯瞰整个洛阳,气势恢宏的观音像结合中国本土文化,显现出东方特有的审美情趣与精神追求。再如《四大天王》中表现江湖奇人异士的场面,他们身为和尚、道士、书生、舞女,却不仅能呼风唤雨、移形换影,更能将大殿之上雕刻而成的金龙赋予生命,幻化为穿梭咆哮的巨大金龙睥睨众生。这些场面源自于徐克对唐传奇中东方秘术的合理想象,他将武侠世界中颇具传奇性的人物与中国人千百年来的神秘意象相结合,其影片本身的民族性与在地性增强了观众的文化认同与身份体认。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奇幻片是通过想象运用虚构手段架构新时空、塑造超自然形象和编排神奇惊险情节,具有奇幻审美品质和令人惊奇的审美效果的类型电影。①影片通常表现魔法、幻术等超自然力量,还伴随着龙、怪兽等幻想生物,多数电影还具有基于自身文化的世界观与独特的运行规则。此类影片以假定性为前提,以想象力为动力,以奇观式的动作或景色为噱头,以身临其境的特效为媒介。新世纪以来,周星驰《功夫》与张艺谋《十面埋伏》开启了国产奇幻大片的滥觞。自此以后,《神线)、《画皮Ⅱ》(2012)等奇幻影片纷纷涌现影坛,此类型电影尽管质量良莠不齐,但在走向市场面向大众的同时,培养了国内观众的观影趣味,提升了国产电影的美学品格。奇幻元素与武侠、悬疑、爱情等类型相糅合,体现出更多样更丰富的风格特征。2015年以后,该类电影更是逐渐成为了华语电影的主体类型之一,《捉妖记》《九层妖塔》《寻龙诀》《妖猫传》《捉妖记2》等奇幻影片涌入中国电影市场,成为中国电影市场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综合来看,中国奇幻电影的诞生,正值好莱坞商业电影大量进入内地市场、海峡两岸暨香港电影合作程度加深、本土电影商业化转型的时期,同时也是数字技术发展迅速,互联网影响加深的时期。② 人物的塑造同样是一块短板,似乎只是功能性的,并不立体饱满,由于人物性格设置过于鲜明反而更易脸谱化。如沙陀和水月就是这样,演员表演缺乏层次感,略显单薄和扁平化,他们的感情线也过于直白老套,缺乏必要的发展逻辑。再如武则天在第一部《通天帝国》中,表现出与狄仁杰亦敌亦友的关系,不论是自导自演召回狄仁杰,还是借查案之名铲除李唐宗室,都体现了武则天作为一名帝王的心术与权谋,将一个盛世女帝的形象鲜明刻画出来。而在《四大天王》中,武则天的形象似乎过于扁平化,将整个事件建立在武则天有篡夺李唐江山的野心之上,进而让异族有机可乘,实施阴谋。且不说武则天此时是否有篡权夺位的野心,白醋洗脸洗多长时间才有效 小编教你白醋洗脸的就算是有,以她之后能登基称帝的心智怎么可能被轻易蛊惑?此处人物设置是为剧情而强行设定,并没有考虑到整个故事的合理性,以及与系列电影前作衔接的一致性。 2018年7月27日徐克携手华谊兄弟,推出《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这一最新作品,作为2018年暑期唯一一部奇幻题材电影,凭借着导演“徐克”这一招牌与原先系列作品的口碑,上映首日票房便突破1亿,最终斩获6.06亿票房。奇幻电影作为一种类型电影,其在制作上与美学上必然保留了类型片的诸多特征,本文试图以《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为例,浅析当前国产奇幻电影的三点创作特征。 另外,在影片中开展合理想象也是非常有必要的,这是戏剧张力的主要来源之一。在人物的处理与细节的刻画上可以极尽想象,但对一些客观史实不应做过度解读与猜想,应坚持适度原则。从剧中人物塑造来看,狄仁杰作为一个历史人物,是武周时期的政治重臣,仪凤年间升任大理寺寺丞,一年内判决大量积压案件,涉及一万七千人,却无一人冤诉。在其他影视剧作品中,狄仁杰也多为明察秋毫、断案如神的神探形象,而在徐克“狄仁杰”系列中,多数以武打机关秘术为主,基本舍弃悬疑推理而专攻奇幻动作,这与以往的神探形象有很大出入,狄仁杰转而化身成为身手高强、手持神兵利器的武者,而他的对手也从明争暗斗的庙堂拓展到奇谲诡异的江湖。这是影片对剧中人物进行合理想象的表现,突破了以往固化的人物形象。 摘要:中国电影发展至今,电影市场日益庞大,票房收入水涨船高,电影类型也愈加丰富。自2015年以来,奇幻类型电影异军突起,逐渐成为华语电影主体类型之一,成为中国电影市场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当前国产奇幻电影日趋成熟,创作特征也日趋明显,在立足本土化、民族化的同时,结合高质量虚拟数字技术,形成自身独特的美学价值与商业价值。国产奇幻电影尽管质量良莠不齐,但其在电影市场中的表现仍证明其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与巨大的发展潜力。本文试图以徐克《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为例,浅析当前国产奇幻电影创作的三大特征。